来自“红色背心”的未来感受

分类:北京新能源 热度:

来自“红色背心”的未来感受

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从海外市场引入期货作为“舶来品”,经过不断的探索和尝试,逐渐成长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期货市场,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有一批人对期货知之甚少,却穿着“红色背心”,浑身是血,成为中国第一批开始从事期货的交易者。他们是期货市场的开拓者和见证者,他们以自己的方式传递着各种期货交易。

从“红色背心”到机构投资者

崔早在国内期货市场建立之初,就作为全国银行期货日商大赛金牌教练参与交易。

早在1993年,中国第一个商品期货交易所,——正商所即将成立,《河南日报》就打出了一个大广告。崔在朋友的劝说下,用20万元买下了其中一个交易席位。当时的交易席位已经接近期货经纪公司的雏形,可以接待客户,电话报单,自己交易期货。

说起当时的经历,崔说他只熟悉股票交易,对期货交易就更不用说了,甚至期货是什么,只是通过朋友的讲解才大致有了概念。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仅买了座位,还租了房子,雇人买了电脑,为期货市场的发展做准备。“当时我有一个同学,他读了一本书,对期货也略知一二。他说等我们买了座位以后肯定会升值。他说,我们冲进去了。做期货之后,很多同学说,你做什么期货?听说是做菜的?我没有看到你们公司的规模,也没有看到你们的仓库。在那个时代,这种形式被称为‘误导’。”

随着国内期货市场的正式开放,市场气氛一度火爆。崔告诉记者,由于中国几乎没有期货公司,手续费比目前市场要高得多。比如一手绿豆期货的手续费会是四五块钱,但这并不影响投资者的积极性。“来我交易席位开户的人已经拨了一个又一个。没过多久,一个交易席位的收入就达到了每天几万元,一年的收入也达到了几千万元。这也是我一开始不会想到的原因。”

丰,一个专业的期货投资者,现在被称为“上海铜王”,也在1993年开始了他的期货交易生涯。他承认自己当时只是一个打工仔,穿着红色背心,在最后交易,但其实那个阶段他什么都没学到。

同年,谭蔚泓成为北京商品交易所的红色马甲。他还参加了期货行业联席会议,见证了中国期货行业起步阶段的艰难探索。

经过最初的盲目发展和清理,期货市场逐渐走向规范发展阶段,在此期间,“红马甲”也转变为专业投资者的角色。

“其实期货市场的核心是交易。来到期货市场后,我发现我最喜欢的时间是我学会交易的时候。市场的大起大落和交易的大赢大输也令人着迷。”崔告诉记者,虽然他当时利用交易席位获利,但他发现自己并不擅长管理,但他渐渐喜欢上了期货交易。卖掉座位,专注于期货投资,他考虑再三。

但是,实现转型并不容易。他承认自己第一次参与期货交易时是急功近利,但不值得损失。在经历了几年的亏损后,他慢慢意识到市场稳定和长期盈利的重要性,开始组建自己的交易团队。

作为第14届期货(期权)交易大赛轻量组亚军,文勇大学毕业后以交易所‘红背心’身份进入深圳物资集团。后来调到中国国际期货深圳公司。得益于公司“以研究带发展,深入行业前沿”的经营理念,他和同事们整天“泡”在有色金属的现货企业,帮助企业了解期货市场的套期保值功能,同时对有色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有更深的了解。

传承期货市场精神

如今,经过多年的市场磨砺,它们曾经是“红马甲”,现在都已经在市场上崭露头角。在他们看来,未来战场重要的不是当前的战斗,而是如何长期生存,立于不败之地。

不经意间,崔的交易团队并没有刻意寻找学历高、专业背景强的人才,而是多从身边的亲朋好友那里引荐。但他结合各个交易员的情况,挖掘出自己的特点和优势,打造出了独特的期货团队。

在他看来,其实每个人的性格都是很不一样的,如果是大课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比如我带的学生中,有一个女生很细心,很淡定。我带她去的时候发现她从来不冒险,就教她一个比较稳定的交易方法,适合她;另外我还带了一个男生,交易风格比较激进。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造成损失,但他的大胆也能准确抓住一些市场机会。”

从对话中不难看出,崔更像是期货市场的导师,用他的经验和方法带领学员稳健而深远。在他看来,期货投资交易更像是一门手艺,一种技术活动,只有通过这种教学方法,期货投资交易的精髓才能真正传承下来。“期货交易需要手把手教,把学生带到一边,让他们一直看着我怎么做。半年甚至一年后他会慢慢培养出非常扎实的基本功,后期我会在他们身边。观察,观察他们是怎么做的,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

进一步说,在设立期货私募机构的门槛上,也要提高对经理人交易年限的要求,才能让期货私募行业稳定且影响深远。“事实上,至少十年的账户业绩平均值可以更好地解释这个问题。此外,资金量在投资方面也是一个不同的概念,考验的是资金配置的能力。”

冯感慨地说,20多年的期货市场投资经验使他认识到,一个人如果没有海纳百川的气度和胸襟,就不能承载太多的财富,他的性格就像一棵大树的树干,基本面、技术面等方法都是它的枝蔓。树干长得不好,枝叶经不起风吹雨打。“二十年前,我年少气盛,血气方刚,不注重内心修养,经历过风风雨雨。空头头寸后,我重新检查了我的交易记录,最终发现我在铜品种中的胜率最高,所以我集中精力做了一个品种,改掉了满仓的坏习惯。即使赚了,也总是提醒自己空头头寸后的痛苦经历,压抑自己的欲望,一步一步做好每一笔交易。”。

在他看来,在期货市场呆久了,大赚特赚,爆利润已经不是投资的最终目的了。能够在这个市场长期生存和生存才是真正的王者,需要时间和年积累,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人们非常钦佩和崇拜沃伦巴菲特,但巴菲特的成功与‘暴利’无关。他的财富是通过不断改进的复利模型实现的,从而实现了财富的几何增长,并最终成为当今投资界的神话。”冯认为,一套行之有效的交易模式或方法,可以让人在期货市场上“活得很好”好几年,这是一种成功,因为很多人在发财之后,就被市场无情地抛弃,苦不堪言。

谭蔚泓认为,期货交易本质上是一个零和或杠杆游戏,这种定位本身意味着失败与期货齐头并进。同样如此。根据实盘大赛的统计,我们可以发现,大部分交易者都处于亏损状态,而专家们只是为了放大单个有效订单的利润,才及时切断亏损。一个成功的交易者应该更多的静静等待,等待合适的交易机会,一击即中。这种等待就像鳄鱼捕食。肯定是梅花鹿而不是仓鼠。

“其实最终还是要看谁的基础扎实。”文勇认为,做期货就像盖高楼,基础要打牢。你不能只看大楼有多高。没有坚实的基础,建筑就不牢固。“现在急需做期货,一步一个脚印。期货市场是金融领域最先进的,对投资者的要求也是最高的。在这个市场上赚快钱是不现实的。”

另外,他还说交易者要有开放的心态,多交流,向高手学习,取长补短,取长补短,才能不断进步。“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没有人是老师,只有学生。”一方面,今天交易者所处的市场环境比十几二十年前更加复杂。机构投资者、行业、基金等专业投资者比例越来越高,对交易员综合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挑战越来越大;另一方面,交易者获取信息的渠道更加多样化,有更多的机会与优秀成功的交易者交流学习。

负责编辑:

上一篇:“拜”局已定?特朗普:“这是选举舞弊!”美国 下一篇:原嘉宾通知傅伟博智能杨学文:激光直接成像技术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