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参与十亿新能源汽车项目

分类:北京市新能源车目录 热度:

在新能源汽车增长前景仍不明朗的时候,最近的一条消息再次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关注。

据山西当地媒体报道,北京北大新兴能源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大基金)已于8月28日与山西省晋中市有关部门达成协议。以《新能源汽车工业基地合作同意》为首的新能源投资项目的投资规模令人惊讶。其投资者北大基金因北京大学的深厚底蕴而备受关注。

北京大学涉足百亿新能源汽车项目

此外,借助山西丰富的煤炭资源,该项目将重点放在甲醇汽车项目上,这也是新能源汽车突破,纯电动汽车或混合动力汽车遍地开花的背景下的一种脱轨做法。

据了解,该项目将与晋中合作,打造甲醇汽车产业基地。项目建成后,预计每年将生产40万台新能源甲醇发电机、40万台甲醇变速箱和10万辆甲醇汽车整车,总投资约100亿元,分两期实施。该项目投产后,预计产值将增加384亿元。

新能源、甲醇和北京大学足以让这个地方汽车项目如此引人注目。

规模惊人

根据山西晋中与北大签订的《新能源汽车财产基地合作和谈》,汽车商报的作者意识到双方将合作在晋中建设一个甲醇汽车基地。项目建成后,预计每年将生产40万台新能源甲醇动员机、40万台甲醇传输箱和10万辆甲醇汽车,计划总投资约100亿元,分两期实施。该项目投产后,预计产值将增加384亿元。

与同样位于晋中的吉利10万辆新能源汽车项目的26亿元投资相比,新能源甲醇汽车的100亿元投资对于新能源汽车北大基金的继承者来说是一次冒险。

然而,根据笔者的走访,早在今年年初,北大基金就已经开始对除山西以外的其他西部地区的相关行业进行审查。

据了解,今年3月8日,甘肃省兰州市武威管理局正式与北大基金签订合同,合作开发甲醇汽车执行器和专用汽车。根据双方谈判,北大基金已投资武威,支持年产10万台专用大功率甲醇汽车执行器的项目。积极与相关企业合作,投资武威,支持年产5000辆矿用自卸车(燃油、液化天然气、甲醇动员机)、专用车、农用低速货车生产项目和甲醇加油站项目。

能够吸引北大基金的“金凤凰”完全是基于山西丰富的煤炭资源和多年的甲醇汽车产业积累。

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向《汽车商报》的作者介绍,山西早在4年前就开始了甲醇汽车项目的试点,这也成为山西成为工业和信息化部支持的甲醇汽车试点省的主要原因,也为北大基金介入提供了契机。

《汽车商报》的作者了解到,2009年6月,山西省民营企业叶静甲醇动员机械技术有限公司与一汽解放汽车有限公司共同组建了一汽叶静动员机械公司。该公司在项目初期注册了1亿元的资源。一汽解放动员机械分公司现有发动机生产线的净资产及相关产品、工艺和品牌投资3000万元,占合资公司30%的股份。山西叶静甲醇动员机械技术有限公司投资7000万元现金和甲醇工艺,占合资公司70%的股份。

然而,这种合作受到了小煤矿地方控制计算的影响。以煤炭起家的叶静集团也受到了影响,资本链开始断裂。“在这种环境下,一家名为北大基金的外资投资公司开始扩大这个合资项目的资本,而以前的合作各方也重新组合

数据显示,北大基金由世界新能源战略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和山西省社会科学院于2011年8月成立。这就是所谓的“北大新能源地产投资基金”。"这次与晋中当局合作的投资公司北大基金主要得到北京大学的支持. "何光远向作者透露。

通过对《汽车商报》作者的进一步了解,发现北大基金的成员被低估了。中美之间最大的合作机构是世界新能源战略研究中心。该中心成立于2011年3月。该中心的主任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缉思。其成员包括来自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许多教授和经济学家,来自中央和地方当局的许多官员以及投资机构的负责人。

“北京大学风景优美的世界新能源战略与经济研究中心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甲醇汽车的发展。”9月8日,一位了解该组织的知情人士告诉《汽车商报》的作者,“公司成员注定北大基金未来要在山西做点事,这些成员的性质也为其进入甲醇汽车类别铺平了道路。”

《汽车商报》的作者通过调查了解到,世界新能源战略研究中心的成员包括一汽叶静、山西省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的几位当地校友等。同时,北大基金的其他三个合作伙伴也是该组织的成员,他们的导游在该中心发挥着重要作用。“从成立之初,该中心的业务规模似乎就一直围绕着山西。”上述恋人说。

笔者注意到北大基金会的成立仪式上,很多山西北大的老校友都出席了,如山西省公安厅前厅长、山西北大校友会第二届常务理事会前会长聂海舟,他死于北大法律系。

在世界新能源战略研究中心成立仅五个月后,北京大学和山西省政府联合举办了“山西转型跨境展和世界新能源战略岑岭论坛”,北大基金同时正式启动。

神秘推手

北大基金的实力毋庸置疑,它强化了北京大学的校友资源。然而,外界很难理解,在电动汽车被新能源汽车的增长所主导的情况下,山西和北京大学为什么如此热衷于甲醇汽车的增长。

“在山西,甲醇汽车的增长已经成为当地新能源汽车增长的主流,而在全国流行的电动汽车却没有受到人们的关注。”9月5日,国家电网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向《汽车商业新闻》的作者描述了山西新能源汽车的增长模式。

作为中国中西部资源丰富的省份,山西的经济支柱一直是煤炭资源,而从煤炭中提取的各种化工产品也被山西省确定为未来资产重组的重点。长期以来,山西省也十分关注用洁净煤技术改造传统煤炭资源的进程。中国煤转化为汽车替代燃料是一项重大考验。

笔者从《山西省汽车工业行业成长思路》看到,山西长期以来都把发展甲醇汽车作为未来发展的战略方针,以前也非常重视。

2012年2月,山西省、陕西省和上海市被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确定为甲醇汽车试点地区,这也标志着从去年3月开始的国家级甲醇汽车试点项目正式落地,为山西省甲醇汽车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市场空间和优惠政策。

甲醇汽车突出的增长前景吸引了一直有着坚定的思想和跨国思维的私人汽车公司吉利集团来到山西。近年来,吉利董事长李书福成为山西的常客,他的主要关注点是吉利在山西的甲醇汽车项目。

经过多次讨论和实地考察,吉利集团已经在

博弈甲醇

当我们研究新能源汽车时,我们必须考虑中国的国情。我们的国情是什么?缺少石油,蒸汽少,煤相对丰富。

中国应在发展生物能源方面保持谨慎立场。中国人口多,人口少。基本原则应该是不与农民争夺土地,不与人民争夺食物,不关心一件事或失去另一件事。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安定下来,从中国的资源状况出发。

近年来,我走访了甲醇生产企业和甲醇经营企业。总的来说,我认为有必要加快发展甲醇汽车动员机和整车。应该说,在这个问题上,我国汽车行业的大企业行动迟缓,不愿投资,害怕冒险。

目前,从事甲醇汽车研发的奇瑞和上海华普等企业对这一问题比较熟悉。此外,在SAIC和SAIC内燃机研究基地进行了大量的甲醇燃料实验研究,并在不同类型的车辆上进行了10多万公里的实验。

从当地资源结构来看,山西在选择甲醇汽车上的增长偏向确实可以起到优化和调整资源配置的作用,但目前甲醇汽车正面临着电动车常见的增长困境,即配套措施难以跟进。

山西本地确实有丰富的甲醇生产,但如果我们想在短期内发展起来,我认为还没有准备好,目前技术和配套措施都不成熟。同时,我对山西地方政府和北京大学之间的合作并不乐观。他们提出的政策过于雄心勃勃,对这个不成熟的房地产的期望也太高了。他们中的一些人在追求利益时被过分奉承。完成这项政策的进展并不太大。

能源产业是一个高风险、昂贵且行动缓慢的行业。即使在一个繁荣的国家,它也需要当局的帮助,以便在早期阶段变得强大。因此,在我们国家,仅仅有人民的热情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国家大力推动标准、法规和市场准入方面的快速增长,支持醇醚燃料汽车的科学研究和开发。

上一篇:安格斯:宝马和特斯拉没有直接的竞争关系 下一篇:广汽丰田冯兴亚:在牌照限制政策下推动混合动力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